李永成:特朗普对美国自在霸权主义的承继与调整

挑选字号:   本文共阅览 214 次 更新时间:2019-06-23 11:27:36

进入专题: 自在霸权主义   米尔斯海默   特朗普  

李永成  

  

   内容提要:自在霸权主义是暗斗完毕后贯穿克林顿、小布什、奥巴马三任美国总统对外方针的大战略,以“单极时间”格式下美国实力优势为后台,致力于推行美式自在民主原则。特朗普总统就任两年多来,对外方针未能跳出自在霸权主义的窠臼,兼有承继与调整的双面,企图在扩张自在主义意识形态与霸权护持的两层方针中找到更好的平衡。其承继性会集表现为对外方针的激烈意识形态性;其调整杰出表现为霸权护持优先的方针偏好,以杰出经济安全、着重公正交易、削减海外用兵规划等手法护持美国霸权。特朗普一些被视为违背自在霸权主义的方针行为,实质上是以退为进,仍然具有典型的自在霸权主义赋性。自在霸权主义已成为美国大战略的遗传基因,未来将持续对美国交际发生根底性的影响。

  

   关键词:自在霸权主义; 米尔斯海默; 特朗普; 美国交际

  

   自在霸权主义( liberal hegemony) 被以为是在暗斗完毕之后贯穿克林顿、小布什、奥巴马三任美国总统对外方针的大战略。特朗普就任总统两年多来,在对外方针上颇具特性,联合国、北约、世界交易组织等多边主义原则屡屡遭其冷眼,好像已跳出了自在霸权主义的窠臼。但是,透过特朗普政府若干重要对外方针行为的外表迷雾,发掘其深层次的战略驱动逻辑,能够发现特朗普既承继了自在霸权主义战略结构,又企图在霸权护持优先与自在干与主义举动之间寻觅最佳平衡点。本文以自在霸权主义理论逻辑与方针实践为根底,剖析特朗普对自在霸权主义的承继与调整,解说一些看似违背自在霸权主义逻辑的方针行为,并展望其未来影响。

  

一、自在霸权主义的理论逻辑与方针实践


   自在霸权主义是美国学者近年来频频运用的一个概念,有人用它来指称美国主导下的世界次序,将其排在“民主的扩展”“不断深化的经济相互依赖”之前,位居暗斗后保护世界整体平和的三大要素之首。米尔斯海默( John Mearsheimer) 以为,自在霸权主义是暗斗后的美国对外方针大战略,是与现实主义的离岸制衡等更具抑制性的战略相对的概念,其要义是“寻求全方位扩展”美国价值观,寻求三大方针: 一是“将尽或许多的国家变成自在民主国家”,二是“推行敞开的世界经济”,三是“构建世界原则系统”。相似地,沃尔特( Stephen Walt) 着重自在霸权主义的两个特征,一是“运用美国实力保护、扩展个别自在、民主管理和市场经济等传统自在主义原则”; 二是“将美国视为‘不行或缺的国家’,只要美国有资历扩展自在主义政治原则,将其他国家归入美国规划与主导的联盟系统与原则网络”。归纳而言,自在霸权主义的底子特色是,美国在自在主义意识形态指导下,以经略霸权、护持霸权为主旨,以为“美国不只有必要运用其实力处理全球问题,亦有必要着力扩展依据世界原则、代议制政府、敞开市场、尊重人权的世界次序”,致力于“大力推行民主”,“重塑他国社会”。归根到底,推行美式自在民主、护持美国霸权优势是自在霸权主义的两大底子构成。

  

   需求指出的是,米尔斯海默与沃尔特对自在霸权战略的界定没有充沛杰出“霸权护持”在美国对外方针方针中的中心位置,他们更多着重的是扩张美式自在民主形式的一面,专心于自在主义的首要影响。依据米尔斯海默的剖析,自在主义能够还原为两大中心要素: 一是着重权利是不行掠夺的,保护人权是最底子的政治生活原则; 二是建议个别的人是最底子的政治行为体,国家不是高于个人的政治单位,相反,国家是为个人服务的。这两大要素可浓缩为“权利主义”和“个别主义”,二者对美国对外方针的底子影响是促进其意识形态普世主义情结,在美国实力优势显着的情况下,繁殖一种“自在黩武主义”派头( liberal militarism) ,使美国在世界范围内以保护人权、扩展自在民主原则为名,堕入干与主义军事举动。在米尔斯海默看来,“自在黩武主义”根源于五个要素的归纳效果: 其一,在全球范围内推行民主是个“大使命”,本身便意味着很多的战役危险; 其二,自在主义决策者信任自己有权利、职责、技巧运用武力完成推行民主的方针; 其三,自在主义决策者往往以传教士般的热情推进扩展民主的作业;其四,自在霸权国家因其实力超强,往往弱化交际手法,难以与其他国家平和处理争端; 其五,自在霸权主义往往导向危害他国主权,危害主权原则的权威性,腐蚀其作为束缚国家间战役的世界标准的有用性。毫无疑问,美国的超强实力与自在主义情结催生了美国精英们的“权利的高傲”和“原则传教士热情”,本身的内部抑制因而被弃,主权原则、大国制衡等外部束缚失效,往往导向以实力为后台、推行民主的自在干与主义议程和举动。

  

   自在霸权主义从理论到方针的必要环境条件是美国具有“单极”的实力优势,暗斗后的世界格式被视为“单极时间”,刚好满意这一条件。因而,在克林顿、小布什和奥巴马三位总统任期的24年里,美国对外方针出现了典型的自在霸权主义特征。克林顿政府首先将“在海外推行民主”列为国家安全战略的三大“中心方针”之一,奠定了自在霸权主义以推行美式自在民主价值观的方针基底,并为这以后两任总统所承继。详细而言,自在霸权主义的首要方针内容包含: 在欧洲和俄罗斯方向上,推进北约和欧盟的双东扩,不断增进西方在欧洲的势力范围; 在中美联系上,以触摸为对华方针基底,企图以经济自在化寻求我国走向政治自在化,完成演化; 不时异变为黩武干与主义。

  

   在美俄联系中,自克林顿政府开端,美国便力推北约和欧盟的双东扩,揉捏俄罗斯的战略安全空间,在俄推行美式自在民主形式也是美国的俄罗斯方针的重要内容,曾有美驻俄大使直言其使命之一是在俄罗斯“推行民主”。 美国还在俄周边大力鼓动,如格鲁吉亚的“玫瑰革新”、乌克兰的“橙色革新”。正如米尔斯海默所言,虽然自在霸权主义很难在我国、俄罗斯等大国身上见效,虽然美国不大或许对一个大国运用武力来保护人权,或推进更迭,但美国采用的干与方法不少,如将人权与帮助、世界组织成员国位置、交易联系等挂钩,克林顿一度将人权与是否给予我国“最惠国待遇”挂钩就是典型比如。

  

   关于中小国家,因其缺少满足的军事震慑才能,更迭被以为军事本钱较低、政治收益较高,往往成为美国推行社会改造工程的目标。因而,克林顿政府对海地、波黑、前南联盟科索沃问题进行了强势的军事干与。“9·11”突击后,小布什政府在阿富汗、伊拉克暴力推行“自在议程”,其初衷是将这些国家打造成“民主国家”,不只能够拔擢亲美政府,还有利于在防扩散和反恐等范畴助美国一臂之力。虽然美国领导人对彻底改变上述几个国家的政治原则充满信心,但是现实无情,美国的干与在大中东地区带来的不是安稳的民主与昌盛,而是贫穷、暴力与极端主义,美国也深陷泥潭,抽身之日遥遥无期。

  

   2008 年,金融危机迸发,有学者以为它标志着“单极时间”的完结。 跟着美国实力位置的相对虚弱,奥巴马对武力的运用整体上比小布什更为审慎,但他运用“阿拉伯之春”,在埃及、利比亚、叙利亚推行自在主义干与举动,亦是典型的自在霸权主义行为。譬如在是否武力干与利比亚问题上,时任美防长盖茨清晰对立,以为“利比亚的国内政局不是美国生死攸关的国家利益”,他坚决对立“美国在十年时间里进攻第三个穆斯林国家,推行更迭”。但是,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等人以“保护的职责”之名激烈建议军事干与,奥巴马决议有限运用武力,美国主导空中冲击,帮忙叛变力气,“将利比亚从几十年之久的独裁体系下解放出来”,发明了自在霸权主义的“利比亚形式”。

  

   审视自在霸权主义的方针实践,有两点值得特别重视。

  

   榜首,推行自在民主被视为美国“生死攸关利益”的必定要求。小布什总统声称美国的方针是“寻求、支撑民主运动和民主原则在一切国家、一切文明中的成长,终极方针是完结世界上的暴政”。小布什下达伊拉克战役的作战指令时的遣词是“为了世界平和,为了伊拉克公民的利益与自在”,自在主义心情溢于言表。奥巴马也以为,“世界正阅历着深远的政治革新,美国要发挥有用的领导效果,就有必要在国内饯别咱们的价值观,一起在海外促进普世价值”,他着重说,“对美国安全的很多要挟便来自于若干威权政府对立民主力气的举动”。

  

   第二,“强制交际”( Coercive Diplomacy) 是自在霸权主义的底子实操手法,即一起在交际和军事两条轨道上推进外部干与或更迭的预备作业。 在美国主导北约对科索沃战役的干与中,克林顿以充沛的北约军事预备为后台,向米洛舍维奇进行交际施压,但在干与主义与民族主义两种政治逻辑的影响下,两边态度差异巨大,北约空袭、战后驻军科索沃成为必定。在伊拉克战役中,交际上美国致力于“与一些国家组成联合战线,清晰萨达姆对世界责任的应战是不行承受的”; 军事上则“研讨牢靠的军事计划,以便在萨达姆回绝实行世界责任的情况下加以施行”。交际和军事两方面起先能够平行推进,但跟着军事挑选日益显着,二者合流于军事举动。 “强制性交际”的实质是更迭,即康迪·赖斯所说的“促进善治民主国家数量的增加”。

  

二、特朗普对自在霸权主义的承继


   特朗普上一任们的自在霸权主义触及对武力的运用,耗费了很多的实力资源。有材料标明,1990 ~2018 年间,美国由于海外抵触、潜在抵触或出于其他意图而在外国布置武力的频度,比 1798 ~ 1989 年近 200 年间高了6 倍。在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布景下,当今世界联系中的实力分配格式已进入离别“单极时间”的进程,世界政治环境条件开端向限制美国自在霸权主义的方向开展。到目前为止,特朗普的对外方针中对武力的运用首要是承继下来的旧战事,还没有拓荒新战场。包含米尔斯海默在内的学者们都预判特朗普有或许摒弃自在霸权主义,转而采用愈加重视保护美国实力优势的大战略,削减自在世界主义许诺,下降美国霸权护持的海外本钱。

  

实际上,特朗普的对外方针仍然将促进民主价值观作为首要使命之一,意识形态颜色稠密,充沛体现了特朗普对自在霸权主义的承继性。依据特朗普政府的《国家安全战略》陈述,“美国榜首”理念下的执政使命包含复兴美国经济、重振美国兵力、捍卫美国国界、保护美国主权、促进美国价值观。 这五项使命的基底无疑是稳固美国实力优势,护持美国霸权,扩展自在主义价值观,完全符合自在霸权主义的内在。虽然特朗普不时表态他不会在对外方针中过度垂青意识形态和价值观,但另一方面他又坚称会“动用交际、制裁和其他东西孤立那些要挟美国利益、违背美国价值观的国家与领导人”。用白宫的解读说,“促进人权是‘美国榜首’愿景的底子要素”,特朗普保护的国家主权也必定是“尊重人权的主权”。换言之,不尊重人权的国家,其主权不或许得到美国的尊重,因而不能扫除相似委内瑞拉这样的国家成为自在霸权主义新战场的或许性,由于美国在西半球具有单极优势,特朗普的国家安全战略又具有如此明显的自在主义高傲心情。(点击此处阅览下一页)

    进入专题: 自在霸权主义   米尔斯海默   特朗普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维(http://www.0r1e1yen.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政治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0r1e1yen.com/data/116817.html
文章来历:《现代世界联系》2019年05期

1 引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维(0r1e1yen.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进学术昌盛、刻画社会精力。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一切著作,版权归作者自己一切。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坚持完好,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自己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历:XXX(非爱思维网)”的著作,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意图在于共享信息、助推思维传达,并不代表本网附和其观念和对其真实性担任。若作者或版权人不肯被运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0r1e1yen.com Copyright © 2019 by 0r1e1y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维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