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文玲:刘歆《遂初赋》文本早期载录之文献考察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5 次 更新时间:2019-06-24 00:08:30

进入专题: 《遂初赋》   刘歆  

龙文玲  

   内容提要:《遂初赋》篇名最早见于刘勰《文心雕龙》,文本则最早见于郦道元《水经注》引。至唐代,李善《文选注》有注引,《艺文类聚》有载录,而以《古文苑》收录文字最多。《水经注》《文选注》所引《遂初赋》多未见于《艺文类聚》,而皆见于《古文苑》。《艺文类聚》的载录不仅前后有删节,而且中间有大量省文;《古文苑》所录基本保存了原貌,但个别文字在传抄过程中有讹误。这一个案考察说明,《古文苑》收录的早期作品的可靠性不容轻易否定,其文献价值尚需重新审视。

   关 键 词:《遂初赋》  文本  早期载录  Suichu Prose  texts  early quotes

  

   《遂初赋》是刘歆今存的代表赋作,也是纪行赋的首唱之作。现有研究成果主要集中在讨论此赋的创作年份、创作的社会政治文化背景、文学特征及其赋史地位等问题上。如刘跃进师《秦汉文学编年史》系之于哀帝建平三年[1]298;张宜迁《〈遂初赋〉与两汉之际赋学流变》认为此赋开启了后世纪行赋的创作与后世文章大量征引历史典故的先河[2]15-18、33;徐华《刘歆〈遂初赋〉的创作背景与赋史价值》考证此赋作于哀帝建平二、三年间,认为此赋在重新审视两汉易代之际的学术环境及刘歆其人方面有重要史料价值,此赋引史入赋,以赋写史,具有双重赋史价值[3]29-38;陈丽平《刘歆〈遂初赋〉抒情象征系统的特殊性与时代必然性》指出,此赋“借以抒情的象征对象具有特殊性,借星宿喻仕途进退,借史抒怀,借景抒情”,这与西汉末年特殊的学术背景、文学背景有密切关系[4]72-75。但尚无相关成果对《遂初赋》文本的载录问题作细致考察,故撰此文。

  

   一、刘歆《遂初赋》的早期载录

  

   《遂初赋》篇名与文本,《汉书》未载。此赋最早见于刘勰《文心雕龙》和郦道元的《水经注》,说明最迟至南北朝时期,此赋已引起人们关注。刘勰《文心雕龙》卷八《事类》:“及扬雄《百官箴》,颇酌于诗书;刘歆《遂初赋》,历叙于纪传:渐渐综采矣。”[5]615这一评论,指出了《遂初赋》叙述行迹、具有纪传性质的内容特征,其创作手法上具有综采事类的特点。所谓“事类”,刘勰有云:“事类者,盖文章之外,据事以类义,援古以证今者也。”[5]614亦即今天所说的运用典故抒发情志。

   郦道元《水经注》有两处注引此赋,罗列如下:

   1.卷六《汾水注》:“乱流径中都县南,俗又谓之中都水。侯甲水注之,水发源祁县胡甲山,有长坂,谓之胡甲岭,即刘歆《遂初赋》所谓‘越侯甲而长驱’者也。”[6]158

   2.卷九《沁水注》:“《地理志》曰:‘高都县有天井关。’蔡邕曰:‘太行山上有天井关,在井北,遂因名焉。’故刘歆《遂初赋》曰:‘驰太行之险峻,入天井之高关。’”[6]232

   尽管《水经注》注引《遂初赋》文字不多,但由这两条注文,可以了解到刘歆赴五原郡所经地名。唐代文献中,欧阳询《艺文类聚》卷二十七《人部十一·行旅》记载了此赋的写作背景,并载录了一段赋文:

   汉刘歆《遂初赋》曰:“歆好《左氏春秋》,欲立于学官,时诸儒不听,歆乃移书太常,责让深切,为朝廷大臣所非,求出补吏,后徙五原太守,志意不得,经历故晋之城,感今思古,遂作斯赋:‘得玄武之嘉兆,守五原之烽燧。驰太行之岩防,入天井之乔关。望亭燧之皦皦,飞旗帜之翩翩。迥百里之无家,路修远之绵绵。勒漳塞而固守,奋武灵之精诚。摅赵奢之策虑,威谋完乎金城。’”[7]757

   这段文字由两部分组成。前一部分是对《遂初赋》创作背景的介绍,后一部分是此赋的正文。

   稍晚于欧阳询的李善在其《文选》注中征引《遂初赋》18条,为早期文献注引此赋最多的典籍。兹录如下:

   1.卷二《西京赋》:“华盖承辰,天毕前驱。”注:刘歆《遂初赋》曰:“奉华盖于帝侧。”[8]45

   2.卷九《北征赋》:“涉长路之绵绵兮,远纡回以樛流。”注:刘歆《遂初赋》曰:“路修远而绵绵。”[8]143

   3.卷九《北征赋》:“剧蒙公之疲民兮,为强秦乎筑怨。”注:刘歆《遂初赋》曰:“剧强秦之暴虐兮。”[8]143

   4.卷九《北征赋》:“野萧条以莽荡,迥千里而无家。”注:刘歆《遂初赋》曰:“迥百里而无家。”[8]144

   5.卷九《北征赋》:“飞云雾之杳杳,涉积雪之皑皑。”注:刘歆《遂初赋》曰:“漂积雪之皑皑,涉凝露之隆霜。”[8]144

   6.卷十四颜延之《赭白马赋》:“超摅绝夫尘辙,驱骛迅于灭没。”注:刘歆《遂初赋》曰:“马龙腾以超摅。”[8]205

   7.卷十八嵇康《琴赋》:“牢落凌厉,布濩半散。”注:刘歆《遂初赋》曰:“过句注而凌厉。”[8]257

   8.卷二十曹植《送应氏诗》:“中野何萧条,千里无人烟。”注:刘歆《遂初赋》曰:“野萧条而寥廓。”[8]292

   9.卷二十三刘祯《赠五官中郎将》:“凉风吹沙砾,霜气何皑皑。”注:刘歆《遂初赋》曰:“漂积雪之皑皑。”[8]337

   10.卷二十四嵇康《赠秀才入军》:“凌厉中原,顾盼生姿。”注:刘歆《遂初赋》曰:“登句注以凌厉。”[8]342

   11.卷二十四张华《答何邵》:“明闇信异姿,静躁亦殊形。”注:刘歆《遂初赋》曰:“非积习之生常,固明闇之所别。”[8]343

   12.卷二十四何劭《赠张华》:“私愿偕黄发,逍遥综琴书。”注:刘歆《遂初赋》曰:“玩琴书以条畅。”[8]344

   13.卷二十五刘琨《重赠卢谌》:“狭路西华盖,骇驷摧双辀。”注:刘歆《遂初赋》曰:“奉华盖于帝侧。”[8]357

   14.卷二十六陶渊明《始作镇军参军经曲阿作》:“弱龄寄事外,委怀在琴书。”注:刘歆《遂初赋》曰:“玩琴书以条畅。”[8]376

   15.卷三十七曹植《求通亲亲表》:“出从华盖,入侍辇毂。”注:刘歆《遂初赋》曰:“奉华盖于帝侧。”[8]521

   16.卷四十五陶渊明《归去来》:“悦亲戚之情话,乐琴书以消忧。”注:刘歆《遂初赋》曰:“玩琴书以涤畅。”[8]637

   17.卷四十五石崇《思归引序》:“出则以游目弋钓为事,入则有琴书之娱。”注:刘歆《遂初赋》曰:“玩琴书以条畅。”[8]642

   18.卷五十六曹植《王仲宣诔》:“入侍帷幄,出拥华盖。”注:刘歆《遂初赋》曰:“奉华盖于帝侧。”[8]779

   以上《文选注》所引《遂初赋》均为残句。其中,第1、13、15、18四条所引为同一句:“奉华盖于帝侧”;第5条引“漂积雪之皑皑,涉凝露之隆霜”,而第9条所引为第5条引文的前一句;第7条引“过句注而凌厉”,第10条引与之同,但此处引文“过”作“登”,“而”作“以”,出现了两个异文;第12、14、16、17条所引为同一句:“玩琴书以条畅”。去除复重,李善《文选注》所引共10条、11句。

   《古文苑》卷五载录《遂初赋》并序。其序云:

   《遂初赋》者,刘歆所作也。歆少通《诗》《书》,能属文,成帝召为黄门侍郎、中垒校尉、侍中奉车都尉、光禄大夫。歆好《左氏春秋》,欲立于学官,时诸儒不听,歆乃移书太常博士,责让深切,为朝廷大臣非疾,求出补吏,为河内太守。又以宗室不宜典三河,徙五原太守。是时朝政已多失矣,歆以论议见排摈,志意不得,之官,经历故晋之域,感今思古,遂作斯赋,以叹往事而寄己意。[9]115-116

   《古文苑》所载《遂初赋》正文共1105字,较《艺文类聚》载录多出993字。因后文将就《古文苑》与《艺文类聚》载录文本的完整性进行比较,故此略其正文。

   由上可知,载录《遂初赋》的早期文献中,除《艺文类聚》和《古文苑》外,其余都是碎片式的注引。故考察《遂初赋》文本,就需重点以这两部著作所录文字作为依据。《水经注》《文选注》的注引,可资参校。

  

   二、《艺文类聚》所载《遂初赋》之文本分析

  

   《艺文类聚》为唐初欧阳询领衔奉诏编撰①。欧阳询于《艺文类聚序》云其编辑体例:“其有事出于文者,便不破之为事,故事居其前,列文于后。”[7]2据此考察《艺文类聚》卷二十五载录《遂初赋》的文字,确乎如此。赋正文前的“歆好《左氏春秋》”至“遂作斯赋”61字,乃是对《遂初赋》创作背景所作的介绍文字。其中,“后徙五原太守”前的43字,实依据《汉书·楚元王(附刘歆)传》记载刘歆作《移书让太常博士》的前因后果的文字而来,而增益了“志意不得,经历故晋之域,感今思古,遂作斯赋”几句。就赋文“得玄武之嘉兆,守五原之烽燧”而论,此赋确为刘歆被迫出京徙任五原郡守之后所作。因此,这段背景介绍的文字符合《遂初赋》的文本逻辑。

   据《艺文类聚序》:“夫九流百氏,为说不同。延阁石渠,架藏繁积。周流极源,颇难寻究;披条索实,日用弘多。卒欲摘其菁华,采其指要,事同游海,义等观天。”[7]1说明欧阳询等编辑此书,意在给读者提供一个体现所录作品菁华旨要的删节本,以便于读者据此尽快把握唐前作品的基本情况。就《艺文类聚》所录《遂初赋》文本看,仅72字,诚如《艺文类聚序》所云,只是一篇删节之文。

   将《艺文类聚》和郦道元《水经注》引文对校不难发现:其一,《艺文类聚》载录之文,未见《水经注·汾水注》所引的“越侯甲而长驱”;而《水经注·沁水注》所引“驰太行之险峻,入天井之高关”,在此作“驰太行之岩防,入天井之乔关”。说明《艺文类聚》所引,略去了刘歆赴五原郡途中在“侯甲”的经历。其二,从《水经注》到《艺文类聚》的《遂初赋》文本,在流传过程中,出现了异文。

   再将《艺文类聚》和李善《文选注》引文对校,则发现《文选注》所引的10条《遂初赋》文字中,仅有2条在《艺文类聚》载录的这段文字中出现,即:《文选注》第2条引“路修远而绵绵”和第4条引“迥百里而无家”,与《艺文类聚》中“迥百里之无家,路修远之绵绵”相合。其中《文选注》“而无家”,《艺文类聚》作“之无家”;“而绵绵”,《艺文类聚》作“之绵绵”。由此不难发现,《艺文类聚》载录的《遂初赋》文本删节颇多。

   在此,不妨将《艺文类聚》和《文选注》引《遂初赋》文本略作比较。

   《艺文类聚》载录的《遂初赋》文本,具体呈现了四方面内容。(1)叙写了作者赴五原郡任太守之因:卜得嘉兆。(2)点到了赴五原途经的地名:太行山和天井关。(3)描写了边郡的景色:亭燧皦皦,旗帜翻飞。(4)抒发了作者到边郡的感慨:有现实中远离京城的惆怅,也有对曾经在五原郡留下历史足迹的赵武灵王和赵奢的怀古幽情。

相比之下,细读《文选注》引,可发现其所引《遂初赋》虽为残句,却提供了较《艺文类聚》更丰富的信息。如,“奉华盖于帝侧”,可见此赋有对赴五原郡前曾经随侍皇帝经历的回忆。“非积习之生常,固明闇之所别”,有对邪臣当道的抨击。“剧强秦之暴虐兮”,有借过秦以讽今。“马龙腾以超摅”“过句注而凌厉”,有描写作者赴五原途中行进之速和慷慨心情。(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遂初赋》   刘歆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0r1e1yen.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中国古代文学
本文链接:http://www.0r1e1yen.com/data/116847.html
文章来源: 铜仁学院学报 2018, 20(7)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0r1e1yen.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0r1e1yen.com Copyright © 2019 by 0r1e1y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